白洋淀17号农家院
  • 白洋淀农家院
  • 白洋淀17号农家院
  • 白洋淀旅游攻略
  • 白洋淀住宿
  • 17号农家院住宿
电话:0312--5130808
传真:0312--5130808
手机:13581939166(北京)
手机:13581939168(北京)
手机:15830266508(河北)
QQ:826071177  916071177
地址:白洋淀景区王家寨民俗村17号院(071600)
到白洋淀去,那里有许多耐人寻味的故事

雄安新区设立后,白洋淀成为热点。

“到白洋淀去”由来已久,自金在北京建都,这片距离最近的大湖就成为达官贵人们的游览胜地。金章宗、康熙等到白洋淀,留下许多耐人寻味的故事。

近30年,白洋淀现代旅游业逐渐兴起。时下,更是盛况空前,越来越多的人书写着自己“到白洋淀”的故事。

01 |

金章宗到白洋淀是个爱情故事。

女主角叫李师儿,安新人,在中国历史上所有的后妃中,李师儿的起点算是低的。她是监户出身,就是因犯罪没入官府中为奴的民户。

她脱颖而出不是靠脸。

当时宫女们跟老师学习隔着青纱,师生问答看不见脸,李师儿最聪慧,老师张建不知她是谁,长啥样,“只识其音声清亮”。

章宗问张老师有没有好学生,老师说:“就中声音清亮者最可教。”通过这类似中国好声音盲选的方式,男女主角见面了。

“五云金碧拱朝霞,楼阁峥嵘帝子家。三十六宫帘尽卷,东风无处不扬花。”这是男主的诗,他是个文学青年,女主聪明好学。

据说,两人在中都太宁宫(今北京北海公园)琼岛上赏月,男主随口说:“二人土上坐”,女主即答:“一月日边明”。

既是字谜,也是情景描述,珠联璧合的两人就在一起了,史书上的说是“遂大爱幸”。史料记载,女主“姿色不甚丽”,是靠气质。

章宗要立李氏为皇后,遭到大臣们激烈反对。金朝规矩皇后只能从女真贵族家庭选择。李氏条件差距太大了,章宗使用撤职、下狱、杖责等手段都没能让大臣们屈服,只好封李氏为元妃,为后宫之主,且不再立后。

“爱真的需要勇气,面对流言蜚语”。一天,章宗在宫中设宴,有艺人借表演之机说:“凤凰飞的方向不同,意义不一样,向上飞则风雨顺时,向下飞则五谷丰登,向外飞则四国来朝,向里飞则加官进禄。”

这个“里”是指“李”,当时李元妃宠冠后宫,趋附者众,都能得到好处,朝里朝外议论纷纷。章宗闻听,笑了笑没理会。

在白洋淀,金章宗为爱情修了一座城,当时城墙周长九里十三步,三面临水。并建梳妆楼供元妃使用,建静聪寺供她进香拜佛,建莲花池以便于游赏。

元妃曾为章宗生过一个儿子,不过两岁就夭亡了。章宗去世时无嗣,将皇位传给其叔卫王。

1209年,卫王以元妃作法使章宗无嗣为由逼其自尽。这年,她37岁。这淀上有史以来最炫目的爱情剧,以滴血的宫斗剧收场。元妃后来归葬水乡,墓地在今安新县端村。

2001年,白洋淀建起了元妃荷园,说是在章宗和元妃当年赏荷之地,园内除了荷花,还有元妃的雕像。现在是距白洋淀码头最近的水上景点,票价20元。

02 |

康熙在白洋淀度过了一些休闲时光,写过不少吟咏白洋淀的诗。

如《白洋湖》:“遥看白洋水,帆开远树丛。流平波不动,翠色满湖中。”不过康熙不是光来玩的,他的出行中包含政治、军事、经济、社会等内容。

《清圣祖实录》中记载他出巡畿辅27次,每次都带着儿子。

康熙二十三年到二十六年3次出巡,只带太子胤礽,一方面借机对太子言传身教,另一方面昭示对太子的器重。

立太子后,胤礽身边逐渐形成自己的势力,而康熙也观察到太子的一些不足,之后的出巡就不只带胤礽一人了。有皇长子、三子、四子,以及老八、老九、老十、十三、十四等,说明康熙扩大了培养和观察的范围。

康熙心思并不都在儿子身上,出巡关注更多的是国事。其中重要的是治水,白洋淀水患直到20世纪60年代都是让执政者很头痛的事。

康熙来白洋淀好多次都是进行实地勘察,布置指导治水,还把这里治水的经验用于治理黄淮。

他调查得很认真,康熙三十八年10月沿永定河考察,在郭家务村南大堤上,亲自用仪器在冰上测验,发现问题告诉有关官员:“此处河内淤垫,较堤外略高,是以冰冻直至堤边。

以此观之,下流出口之处,其淤高必甚于此。”要求春水发前进行疏通加固,并提醒加固河堤时不能从近处取土,“若取土成沟,水流沟内,有伤堤根。”

为方便驻留,康熙在白洋淀建了4处行宫,现均已无存。前些年,当地重建了个康熙行宫,规模不算大,御书房、御膳坊倒一应齐全。是在个景区里面,其实就是新建个旅游点。

白洋淀一向是风景佳处,古来安州(今安州镇)有濡阳八景和新安(今安新镇)有新安八景。有淀上自然景象,也有人文景观。

岁月变迁,原有的景观慢慢消减,新起的景点不断兴起,除元妃荷园、康熙行宫还有雁翎队纪念馆、孙犁纪念馆等等。

孙犁纪念馆展示了他的生平与创作,着重突出了作品《荷花淀》。

03 |

“月亮升起来,院子里凉爽得很,干净得很,白天破好的苇眉子潮润润的,正好编席。女人坐在小院当中,手指上缠绞着柔滑修长的苇眉子。苇眉子又薄又细,在她怀里跳跃着。”

这是孙犁《荷花淀》开场一段,也是表现白洋淀人与芦苇“亲密接触”的经典场景。

进入白洋淀,芦苇是标志性的景物。

“我到了白洋淀,第一个印象,是水养活了苇草,人们靠苇生活,人和苇结合得那么紧。人像寄生在苇里的鸟,整天不停地在苇里穿来穿去。”这出自孙犁《采蒲台的苇》。

20世纪六七十年代,一群北京、天津的少年到白洋淀上山下乡,在景物宜人的淀区创作了不少诗作,人们称他们为白洋淀诗群。

芦苇给少年们留下深刻印象。

宋海泉在《白洋淀琐忆》中写道:“白洋淀真正的收割,是指芦苇的收割……霜冻过后,苇叶落了,只剩下秃秃的苇杆在西风中抖瑟,像一支支手臂伸向太阳。

古哲人说:‘人是会思想的芦苇。’每当透过薄雾,影影绰绰地看见人们用大镰砍在瘦弱纤细、毫不设防的芦苇身上时,总忍不住一阵悲凉袭上心头……”

林莽在《水乡札记》中说:“白洋淀的苇地分为3种。

那些靠近村边的,在多年的培育中,形成一块整齐的台田,每年收割过的苇地覆盖了一层厚厚的叶子,与芦苇多年生长的根须纠结在一起,像是块松软的大海绵……那些生长年代较少的芦苇,根部低于水面……那种深水中的苇地,有些是自然繁衍起来的,有的是刚刚栽种一两年的苇子,渐渐连成了片。

白洋淀的苇子真是无边无际,它们像这水乡的人们一样,充满了盎然生机。”

现代社会诸多方面的迅速演变,使白洋淀芦苇面临了新问题。水还养活着苇草,人们却不再靠苇生活。

苇席等苇编用品退出城乡家庭日用品的行列,芦苇在建筑领域没有了用武之地。请人收割芦苇花的工钱,比卖芦苇能挣的钱还多。那长约两尺、宽约寸半、七尺长的竹竿为把的割苇专用大镰,在水乡农家渐渐生锈。

现在,芦苇在白洋淀展示更多则是旅游价值了。

水光天色下起伏的苇海是白洋淀的招牌景观,芦苇加工主要是为了提供旅游产品。

近年来,白洋淀苇编工艺画成了芦苇加工的重点。挂一幅苇编工艺画,算是对白洋淀的记忆吧。

04 |

一千个过客的记忆中,有一千个白洋淀。

1981年,孙犁在《同口旧事》中写道:“查《善暗室纪年》,关于同口,还有这样的记载:‘五四纪念,作讲演。学生演出之话剧,系我所作,深夜突击,吃冷馒头、熬小鱼,甚香。’”

白洋淀的熬小鱼,看似简单,其实从食材到制作都有讲究。小鱼要选鲜活乱跳的,品种以“小麦穗”“小山根儿”等刺软肉厚者为佳。

制作中油盐酱醋要配比合适,比如要斤鱼两醋。铁锅慢熬,直到刺都能下肚。孙犁对白洋淀的记忆留在“熬小鱼,甚香”上,并非偶然。

白洋淀诗群的诗人也有一些关于吃的记忆。芒克回忆说:“甲鱼泛滥都爬到村里,我们没少吃这个。那时村里人不怎么吃都送给我们,都吃腻了。”

诗人们更多的记忆是关于场景和感觉的,宋海泉记得,一次他们几个到关城访友,要找的人都回京了,只有一个女孩因做河蚌养珠实验留在村里,见到他们很高兴,做了顿丰盛的晚餐,尽兴而还。

“我们在村口分手,沿大堤回家。月亮已升到中天,洒下朗朗清辉,四周的景物被罩上一层朦胧的色彩。我们默默地走着,一片静谧。只有水中的月亮在跳跃,随着粼粼水波化作片片金光。忽然,身后传来歌声,那是她在为我们送行。我们回头望去,月色里已看不见她的身影。”

潘婧在《心路历程》中,回忆她初到白洋淀时的情形:“是冬天,站在安新县城的堤岸上,远望一片冰原,穿着一身黑棉衣的农民划起雪橇,迅忽如弦上的箭,直射向湖心的村庄,冰面升腾的雾气凝结在柳树上,形成罕有的雾淞;十里长堤如同雕琢着玉树琼花。”

潘婧形容白洋淀为“有着如诗一般的凄清的湖水”和“久远而浪漫的湖水”。

这湖水,如今举世瞩目。

新华社相关报道中写道:“在未来规划建设中,白洋淀的景色只会变得更美、淀水更加清澈,湖面更加开阔。”

白洋淀素有北地西湖之称,多年来,和西湖相比,虽也有美景与传说,但更多沉重和无奈。

雄安蓝图一出,这片饱经沧桑的浪漫水域,将告别“苟且”,成为长久的诗和远方。